📖yun🌰

很忙

中午去食堂的路上看见一对小情侣手里拿着中科大研究生录取通知书,瞬间气血上涌,竟有股感动飙到头顶,进入六月以来,似乎特别容易感动

不知道十二月的那两天会坐在怎样的教室里,怎样的桌子上,桌子的高低和伏案的舒适程度直接影响了我卷面上的字迹,这个星期两场考试都是开卷,形同抄书,但由于那字写着写着便叫人生气,过程中想撕卷子的冲动太多了

晚上的自习又被迫放弃,需要整理期末重点的笔记,此刻独有我坐在凳子上对着「传媒经济学」发愁,暗想这老师既上不好课,也出不好卷子,一分两分的题竟有二十来道,更画不好重点,上午课程结束前说是要「敲黑板」了,实则多半废话,现在对照着书,完全找不到内容何在,于是故意说给在床上玩手机的室友们听「诶怎么什么都没有呢」,室友只说,你现在就开始找了么,不是说吃了晚饭四人都在分配一下任务么?
晚上我要自习,难道可以全部交给你们么?我答,心里想的是,这算客气一下,表示我其实有心帮忙的态度,但她们或许愿意完全包揽,权当对我这个寝室唯一考研人的支持
而室友不说话了,重新躺回去,继续看手机。我则继续翻书,明知人之常情无可厚非,却多少心理上感觉不对劲,总得把这该死的表达欲找个地方发表出来

我又想买文具了,淘宝上逛一圈,发现只是浪费时间而已,百乐在笔筒里还有一把,无印良品和国誉的本子开学时便囤了一叠,尚且不缺,说明文具并不是真正需要的东西,尽管它在幸福感的提升上起着非常强大的作用,所以预备等寝室搬完再买,迟早用得上

今日份的「圆桌派」说到品位问题,说「圣人不相」,这些人反倒不注重自己穿什么,因为衣着无碍自身的修养,学识,成就,地位,则整洁得体即可。没羞没臊地把现在的自己往这方向上靠了靠,的确是不太讲究了,成天29块的T恤,60块的裤衩,方便,舒适,好洗,也逐渐不再认为服装在日常中真正代表了什么,小张却说我是由于非常时期,来不及讲究。我认为季节和审美是主导因素,夏季衣物每日换洗,不穿裙子,不需要衣面上有过多点缀,也暂时穿不上所谓设计感极强的款式,一整套要求过滤下来,我需要的也不过就是简单的T恤而已

但我中意秋天和冬天,这两天也收藏了不少想买的毛衣,在盛夏看年初的秋冬衣物,等季节到了,又会出新款,旧款不知道是降价还是下架,便显得「收藏」这个行为很多余,其实这演绎法似曾相识,因为这种「不必要/没意义」的心情实在是太熟悉了

不过,不影响我希望喜欢的衣服降价啊

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许廷铿的,如果他能一直认真出新歌,如果他能一直不太火,就太好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