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n🌰

很忙

这是夏小姐上午和我聊天时,送给我的相似率为百分之0的自画像,我说很好看,我拿来当头像好了,其实心里向往这种,干净,健康的瘦,长睫毛,红唇,漂亮,自信

万万没有料到,几个小时后,心态全崩,拉黑了包括夏小姐在内的一众闺蜜好友,退出各小组织群体,从微博到支付宝,并且关闭朋友圈,能想到的联系方式统统断了牵扯,果然,至少到目前为止,微信只有19全程班的群热闹着,原来即便在通讯发达如今日的世界里,要想失去某些关联,轻而易举,我暗嘲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但并没有人急吼吼的来敲我家的门,这算一次冲动又深思熟虑的不告而别,已经管不了可能因此产生的误解和疑惑

我看着全程班新鲜的面孔,讨论去年这个时候我同样感到困惑的诸多问题,他们充满希望,言语间都是蓬勃和活泼,我受到一些感染,也突然对这场战役期待起来,倏而冷静,感知这是一种无所依附的自信,我已经害怕这样的自信了

我妈嘚啵嘚啵说很多,我闷着头毫无节奏的给kindle翻过去好几页,其实没几个字看进去,必须承认她就是我无数次心态崩塌的源头了,严重时会幻觉她在我背后,在同事朋友面前,痛嚼我的舌根子,我一问,她便否认,没有,你想多了,怎么可能。这回的数落末了,她叹口气,我不是在拿你和别人比较啊,你还说不得,讲不得了?

她说,别人都知道发挥自己的长处,你就是放着不用,说做的不好,说不喜欢,你到底想干什么?哦对什么挣钱你想干什么,我都说了挣钱的事情现在还用不着你操心,你还真以为自己能做个厉害的商人?

我还真闹不清了,要挣钱是真的,从我说任何发生的问题我妈都觉得是我的问题开始,我大概能确定经济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安全感来源,至于其他,我迅速归因于早年看tvb,「法证先锋」里的欧阳震华,人设是「行走的百科全书」,真他么的帅,那会儿的精英主义虽然没能让我成为精英,但真让我开始对万物都有兴趣,愿意学习哪怕一点皮毛,当然事实证明,皮毛是完全不够的,它既不能充饥,也无法取暖,只骗过人眼,以为各色皮毛交织,还算好看

我十分贪心的想象其他特长,所以在25岁之前要学习的东西很多很多,这偶尔让我变的有些急躁,可偏不在现有的所谓特长上持续下功夫目前算是铁了心要做的事,说不定过上几年我会非常识时务的拣回它们,也说不定,到时候它们变得和我一样平凡,不值一提,我其实又是一个擅长写励志故事开头,然后在过程中放飞自我,结尾一败涂地,让读者怀疑人生的历史构建者之一

可能还是得回学校一趟,弄一弄实习报告和证明,想起宿舍抽屉里躺着一沓荣誉证书的复印件和原本,十来样,有点厚度的,只是那些荣誉一拿到手,便不觉得光荣了,好像就不该属于我似的,于是每回填各种表格,到了表彰那一栏,都匆匆一笔略过,为此我妈也没少给我白眼,她简直是逼问的架势——你干什么?你到底要干什么?

lofter的粉丝量从坚韧的41,掉到了38,不知当初为何涨粉,而后每次发负能量的内容,总觉得对不起这剩下的,不知为何依然在关注我的人
是的,这次,又对不起大家了😑

评论(7)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