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n🌰

很忙

又是被麻辣香锅喂饱的晚上

今天点的不多,结果老板打电话来问是不是忘记点饭了

香锅就跟火锅冒菜麻辣烫烤干了有什么区别?为什么要吃饭?

昨天给我两双筷子,今天问我是不是来份饭,现在老板真难伺候啊,下回不知道点成什么样才能解除对我的食量误会

补完了豆哥快五个小时的课,想关心一下豆哥,站在学识之巅这高处不胜寒的是不是很冷,我处在知识沟底仰望您有点费力,您麻烦下凡体会一下人间疾苦

可是有些同学好厉害,一问都是要考南大北大的,中传的新传明明是全国仅两个a➕学校其中之一好不好,我却有种被我一个人拉低中传档次的感觉,诶,要努力,要加油

豆哥真的是我见过的最有老一代知识分子气息的年轻人了,是把「文化乃吾人生活之一切」贯彻得淋漓尽致的人,他说哲学社会学心理学的历史和前沿,而他本身是个学广告的,专业论文发到国外顶级期刊,可怕,更可怕的是他还天天看球赛,而且他才26岁

妈的这什么神仙

听说他是个颜值一般的胖子......这重要么?他是知识界的吴彦祖

豆哥还在无意间为我解决了一个困扰多年的疑惑

看台湾作家的书,看香港词人写词,一直认为港台的文字风格和语言习惯和大陆有所区别,他们彼此接近,是一种含蓄内敛又精准恰切的表达,包含一些平常鲜用读起来却自然的词汇

曾想从历史角度分析原因,被豆哥一语道破,因为港台并未进行新文化运动和白话文改革,他们仍旧保有民国时期某些文人用法和语言,其实从文化传承角度看来,他们把文化保护地更加要整

恍然大悟

这不能用自己是理科生没有历史知识开脱,这是常识啊,只是没有把新文化运动和文字风格作联想

一天又结束了

评论(1)

热度(1)